<xmp id="44i2s">
<optgroup id="44i2s"><div id="44i2s"></div></optgroup>
  • <xmp id="44i2s"><nav id="44i2s"></nav>
  • <menu id="44i2s"><menu id="44i2s"></menu></menu>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藏戲是否源于“跳羌姆”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09日

       ◎謝真元

       前面提及,不少學者認為,藏戲源于慶典活動中的“跳羌姆”。“跳羌姆”也稱為“跳神”。其實,此時的“跳神”還相當原始、簡單、樸拙,不可與后來藏傳佛教寺廟的“跳神”同日而語。正如藏戲研究專家劉志群所說:“這實際上就是藏傳佛教寺院跳神‘多吉嘎羌姆’的濫觴。”[ 劉志群《藏戲與藏俗》第26頁,西藏人民出版社、河北少兒出版社,2000年版。]不可否認, “跳羌姆”已經具有了“裝扮”質素。

       “裝扮”是標志戲劇形成的十分重要的元素,戲劇可以沒有舞蹈,可以沒有歌唱,但卻不能沒有裝扮。然而,有了裝扮沒有故事情節也同樣不能稱之為戲劇。確切地說,蓮花生時代的“跳羌姆”只能算是藏傳佛教最初的寺廟舞蹈,甚至還不能稱為“儺戲”,只能稱為“儺舞”,當然更不能稱為藏族戲劇。

        有論者提出,8世紀修建的桑耶寺,在其壁畫上反映它落成的歡慶場面中,有三個白面具藏戲隊演出的畫面,與今天的白面具藏戲的開場儀式戲的演出形式完全一樣。據此可見,藏族最古老的白面具戲在8世紀時已基本形成。

       這個觀點也值得商榷。我們首先要問,桑耶寺壁畫上戴白山羊面具的表演者,確定他們是在進行藏戲演出的依據是什么?至于與今天的白面具藏戲的開場儀式戲的演出形式大體一致,只能說明白面具藏戲的形成,吸取了當年桑耶寺開光典禮表演的某些形式,特別是借鑒了白面具舞蹈的面具表演形式。

       其次,既是戲劇演出,為何在有關桑耶寺慶典的記載中均沒有提及?根據其它各種祭儀和表演在藏族典籍中都有較詳細記載來推斷,戲劇這種新型的表演形式首次在西藏登場,一定會產生巨大的轟動效應,在典籍中被遺漏不記載是不合情理的。

       尤其是《巴協》一書無記載,這是不可能的。《巴協》的作者巴·賽囊是贊普赤松德贊時期的名臣,是藏族最初出家的“七覺士”之一。也就是說,他是桑耶寺建成后首批剃度出家的藏族僧人。桑耶寺的開光典禮他曾親自參與,他不可能遺漏掉藏戲表演而不書寫。[“桑耶寺建成后,由寂護和蓮花生主持‘開光’,由寂護擔任寺院的堪布,并有七名吐蕃貴族青年隨同寂護出家,他們在藏文史籍中被稱為‘七覺士’。”見《西藏佛教史略》,王輔仁編著,第26頁。]

       再次,還有一個關于壁畫內容的旁證,魏強在《藏族宗教與文化》一書中談到藏王赤松德贊時期的壁畫時提及,“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是:桑耶寺二樓上的桑耶寺建成開光大典上百藝歌舞圖,宏大的歌舞場面,栩栩如生的競技,描繪的活靈活現,淋漓盡致。”[ 魏強等《藏族宗教與文化》第232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壁畫上戴白面具的演員是進行的說唱、舞蹈或技藝表演,而不是戲劇演出。

       正如余秋雨所說:“與世界上其他古文明發祥地一樣,我國戲劇美的最初蹤影,可在原始歌舞和巫術禮儀中尋找。原始歌舞從總體上開拓了人們的審美領域,而巫術禮儀中巫覡們裝神弄鬼的扮演活動,則是擬態表演的先聲。在古代,原始歌舞和巫術禮儀往往是互相融合的。古人們便在載歌載舞的表演中走到了戲劇的大門之前。”[ 余秋雨《中國戲劇史述》第32頁,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 上一篇:糌粑飄香
  • 下一篇:《格薩爾王傳》史詩中的人物記載

  •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