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44i2s">
<optgroup id="44i2s"><div id="44i2s"></div></optgroup>
  • <xmp id="44i2s"><nav id="44i2s"></nav>
  • <menu id="44i2s"><menu id="44i2s"></menu></menu>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山里菜走向大灣區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29日

    我州與廣東攜手打造粵港澳“菜籃子”基地

    圖為當地務工群眾正在理塘縣濯桑萬畝生態蘿卜種植基地分揀白蘿卜。 縣融媒體中心 葉強平 攝

    ◎黃進

    9月的理塘,萬里無云,濯桑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康藏陽光農牧業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位于康呷村種植基地的2397畝高原蘿卜,在經過70多天的成長后迎來了收獲季。

    基地里,來自附近村莊的30多名工人忙得不可開交,挖蘿卜、撿蘿卜、去苗、清洗,打包、裝車……一車車高原蘿卜將被運往成都、重慶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的各大市場,擺放到老百姓的餐桌上。

    在距離理塘300多公里的瀘定縣,該縣的羊肚菌協會會長李忠琴正在為第二天的江門之行忙碌。她將帶著產自高原的羊肚菌、花椒、野生木耳等農特產品赴江門參加展會,這是她近兩年來第五次到廣東。

    高原蘿卜、羊肚菌、野生木耳……自開展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甘孜工作以來,廣東通過補貼降低物流成本、幫助企業對接大灣區市場等措施,突破重重困難,實現在高原上種蔬菜,一批批獨具高原特色的農特產品跨越高原,走出山區,被送往2000公里之外的大灣區千家萬戶,實現“西菜東送”。

    建起高原菜地

    位于青藏高原東南緣的理塘縣,有著“世界高城”之稱,由于氣候寒冷,果蔬難以生長,適合供應大中城市的時令蔬菜種植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如何選擇適合高原的蔬菜品種是擺在眼前的一道難題。2016年,入住濯桑現代農業產業園區后,康藏陽光農牧業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楊帆率領員工從基礎做起,于2017年完成了基地全年氣象數據收集。

    在與四川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深度合作后,楊帆從30個蘿卜品種中篩選出3個適合高原地區種植的品種,最終確定了推廣種植主打拳頭產品——花葉白蘿卜。

    此后,難題接踵而至,濯桑鄉農牧民人均占有耕地1.42畝,傳統習俗使農耕文化不濃,耕地長期荒棄,遠離縣城,村民大多不識字,沒什么技術……

    “耕地長期荒棄,剛開始整地時,滿地全是石頭。”康藏陽光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農場總監蘇永根回憶說。為此,公司只能專門雇人撿石頭,每天60多個人,10個人一個組,配了6臺拖拉機,從2017年4月起,每天差不多撿8到10個小時,一共花費50天左右,才達到開始播種的要求,“一次還撿不完,2018年8月以后,公司又購買了專門的撿石機,每年都要撿很多石頭。”

    村民沒有技術,怎么辦?“我們只能從零開始培訓,因為我們要在這扎根,必須依靠當地工人。”蘇永根說。

    珍它是理塘縣藏壩鄉信乃村人,作為上門女婿來到濯桑鄉漢戈村,今年28歲,黝黑的皮膚,他小學三年級就開始以上山撿松茸、挖蟲草為生,此前從來沒有種過地,在信乃村是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6年,公司把他和同村的降央作為培養對象,從外面請來農藝師,手把手教他拖拉機搭載裝備的使用、保養、檢修等技能。

    如今,降央成了拖拉機隊的隊長,在園區里負責操作搭載北斗系統的智能播種機;珍它主要負責蘿卜的裝車工作,平時還負責開拖拉機,“技術不斷成熟,我的收入也在不斷增加,2017年年收入四萬,2019年年收入五、六萬,今年月收入最多時能有1萬元。”珍它臉上洋溢著笑容。

    隨著困難一個個擊破,康藏陽光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也在不斷發展壯大,目前,公司已在當地流轉了10837畝土地,計劃發展萬畝生態蘿卜種植基地。在廣東省的援助下,這里成為直供港澳極地試點基地建設縣,也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級高原蔬菜產地。

    如今,產業基地帶動周邊康呷、若拉、漢戈、查卡、業務等村400余戶,務工總人次超2萬,帶動就業人數180名,其中還有參與基地管理、農機駕駛、基地內勤等高端技術和管理人員,務工收益350余萬元,戶均8750元。

    和理塘濯桑現代農業產業園一樣,在甘孜各縣(市),一大批蔬菜、水果、中藥、畜牧等貧困人口參與度高的規模化示范基地在廣東省的援助下拔地而起。

    據統計,廣東省目前累計在甘孜投入53912萬元,實施產業發展項目35個,建成貧困村特色農業產業基地20000畝。

    打通出山路

    凌晨一點,康藏農產品商品化處理中心燈火通明,珍它和七八位村民正在裝車,裝完30噸蘿卜。約三個小時后,這批蘿卜將被發送至成都、重慶或粵港澳大灣區市場。

    為將粵港澳大灣區這個“大市場”和甘孜“大基地”對接起來,廣東把農產品的全鏈條進行打通。

    市場對接、產品加工、冷鏈運輸……圍繞著高原山里菜,一整條產業鏈動起來了。

    農產品商品化處理中心便是廣東援助資金建立起來的,在這里,真空預冷、低溫冷凍和保鮮冷鏈處理規模達1000噸,主要農產品預冷率達90%,冷鏈運輸率達80%,實現了全產業鏈機械化“耕、種、收”和冷鏈“加工、倉儲、運輸”。

    倉儲解決了,市場的對接也要跟上。廣東通過在大灣區城市設立集展示展銷、商貿交流、文化體驗的“前店”消費平臺和網絡,在香港舉辦“圣潔甘孜·走進香港”優勢資源推介活動,在廣州琶洲國際會展中心建起圣潔甘孜特色農牧產品展示展銷體驗館,在珠海建起對口支援甘孜州文化體驗園……甘孜農特產品在粵港澳地區的銷路一步步打開。

    瀘定縣冷磧鎮團結村在李忠琴的帶領下,村民紛紛種起羊肚菌,全村種了40多個大棚,已脫貧的貧困戶王連剛,去年種植一畝羊肚菌給他帶來2.2萬的收入,今年他又擴種了一畝。

    一到瀘定,江門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副局長,掛職瀘定縣委常委、副縣長的翁國泉便帶領李忠琴一起到廣州、江門的各大藥材市場和農貿市場去闖市場。

    如今,廣東人對瀘定羊肚菌越來越喜歡,全縣50%的羊肚菌都被廣東人買走,“我們的羊肚菌特別香,廣東人喜歡煲湯,今年只剩下這一點了,9月18日一到江門估計就會被搶完。”李忠琴手捧羊肚菌聞了又聞。

    從甘孜到廣東,約2000公里,物流成本太高一定程度上掣肘了當地農產品走進大灣區市場。為此,廣東通過適當物流補貼有效促進“從田間到餐桌”的全鏈條聯動。

    廣東省對口支援四川省前方工作組運用廣東對口支援產業資金,通過適當補貼運費、收購價等方式,扶持培育一批農牧產品銷售企業,促進受援地特色農牧產品遠銷粵港澳,帶動當地青稞、蘿卜、黑花生、藏藥桔等產品市場價格上漲10%。

    打造金山銀山

    四川省直供港澳試點基地、甘孜州首家直供港澳試點、供港澳臺東南亞蔬菜生產基地、供港澳蔬菜加工廠……如今,康藏公司的一個個頭銜讓來自高原的農產品與廣東緊密相連。

    濯桑現代農業園區今年的訂單已有厚厚一沓。2018年公司基地運往珠三角市場以特色白蘿卜為主的各類果蔬共計3000噸,其中銷往港澳市場940噸,占全川供應港澳蔬菜的70%;2019年運往廣東的各類果蔬達到4000噸。

    “廣東援川干部帶著我們到廣東對接企業,和樂禾食品集團、珠海農控集團等都有了合作。”楊帆告訴筆者。2019年,濯桑現代農業園區生產的白蘿卜,進入粵港澳市場時,售價1.2元/斤;還有1萬斤高原花菇直供港澳,價格每斤10元或15元。

    近年來,在珠海、廣州、東莞、佛山等地開設甘孜州扶貧產品展銷點并積極開展消費扶貧專場展銷活動,廣東各界采購銷售“圣潔甘孜”農特產品近10億元,助力消費扶貧。

    “要用消費扶貧打通產業扶貧‘最后一公里’。”廣東省對口支援四川省前方工作組組長、甘孜州委常委、副州長李興文說,通過深化兩地合作,要讓甘孜更多農特產品走出去。

    今年2月18日,四川省政府宣布甘孜州雅江縣、爐霍縣、色達縣等12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加上此前已經退出貧困序列的6個縣(市),甘孜州實現了整體性脫貧摘帽。

    如今,江門、珠海、佛山,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市場上,來自高原的農產品源源不斷。

    然而,在李興文心里還埋藏著一個更大的夢想,“甘孜的蔬菜,對于大灣區來說,是錯季生產,正好可以填補大灣區的需求空白,目前,規模還不夠大,我們要把甘孜打造成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的‘菜籃子’基地,真正讓這一座座大山變成金山銀山。”望著眼前的大山,李興文憧憬著未來。

  • 上一篇:科技獎勵由推薦制調整為提名制
  • 下一篇:沒有了

  •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要爱网